微信朋友圈 商业见地网RSS订阅 腾讯微博 搜狐微博 新浪微博
商业见地网

美国的“霸道”与“王道”

来源于 商业见地网 作者:鲁绍臣 2015-09-09 星期三

美国的帝国主义是多重性的交织。绝不像老欧洲那样,头脑简单地仅停留于领土和财富强夺上,同时还应是道德和政治的扩张。

美国的帝国主义是多重性的交织。绝不像老欧洲那样,头脑简单地仅停留于领土和财富强夺上,同时还应是道德和政治的扩张。

 在外交政策上,美国人坚信自己是上帝的恩宠者,“天定命运”(Manifest Destiny)地要行侠于世界,将自由之光和美式民主传播到世界各地,成为指引世界其他地区争取自由的灯塔,如果一定要称此为霸权,其也是善意的霸权(Benignhegemony)。

这便是作为美国精神的“国家宗教”(national religion)的逻辑起点,其巧妙地将“基督至上”、“上帝至上”与“美国至上”、“利益至上”结合起来。

“这种超自然主义的上帝观,一般地说是助长了现代帝国主义,特殊地说则是助长了核威慑论。”上帝是普遍的,却又总是只选一小部分人做选民。

总之,美国的外交政策一方面坚持人权平等的普适价值观、另一方面人为地设定人类差别。

早在建国伊始,美国国父之一潘恩就曾相信美国拥有重塑世界的内在力量,美国总统本杰明•富兰克林甚至认为“美国人的事业就是全人类的事业。”

对于美国建国以来外交政策背后复杂的宗教文化和哲学思想,佩里•安德森2015年的新书《美国外交政策及其思想家》,从“帝国”(IMPERIUM)和“幕僚”(CONSILIUM)的双重视角出发,根据时间、空间和政治的脉络,全面梳理了美国的“帝国”外交政治及其所依靠的思想资源。

在佩里•安德森看来,美国不只具有举世无双的经济和地理优越性,还有极其独特的主观文化和政治精神追求。

它们共同促使美国很快成长为世界级的霸主:两个大洋的保护,加上彻底摆脱欧洲封建桎梏的移民经济特征,使得美国能够产生最纯粹形式的资本主义。

同时,内嵌着新教伦理天职召唤的民族荣耀观,以及天赋人权的自由宪政观,共同为美国物质财富的迅速繁荣奠定了基础,也形成从国家主义到帝国主义的无缝对接。

就像美国的“公民宗教”是既极端神圣、又极端世俗的结合一样,美国的外交政策也交织着理想的普遍主义和现实的例外论。

一方面,“如果没有对超自然价值的信仰,美国将不再是美国。”

这种神圣感和普遍主义的精神要求将人类视作平等无差,就如1776年公布的《独立宣言》所说的那样:“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更多 领导力 文章

此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网站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传递信息。
未经许可,严禁任何形式摘编、转载商业见地网拥有版权的内容,如需转载请联系编辑获得许可。


欢迎您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推荐进《读者有见地》,商业见地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会员评论数据加载中,请稍侯...

更多

Business World, Business Wisd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