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 BWCHINESE中文网RSS订阅 腾讯微博 搜狐微博 新浪微博
BWCHINESE中文网

如果特朗普上台,中国怎么办?

来源于 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如松 2016-09-18 星期天

如今的国际经济、金融面临着剧烈的动荡,所以,连格林斯潘都说,这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时期,历史罕见。

如今的国际经济、金融面临着剧烈的动荡,所以,连格林斯潘都说,这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时期,历史罕见。

其一,自然是欧洲的银行业,德银的问题已经显露。

在欧盟裁定美国市值最大公司苹果补缴约140亿美元税款后,美国财政部几乎“立即”向欧洲第一大行开出了140亿美元的等额罚单。苹果有能力承受这样的罚单,但对于德银来说,却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个“稻草”。德银的债券和股价不断暴跌,可以预见德银在正式宣布向市场融资时,市场也会把门关上,避而远之。所有看似可行的选项对于目前的德银而言实际已经关闭。只要美国司法部门坚持这样的裁定,德银很难逃出生天。

根据巴塞尔协议,欧洲银行必须被动持有国债,现在美债价格在下跌、收益率在上升。这自然会带动欧债收益上升,不断打压欧债的价格,到了一定的时间点,银行就要减记,这对于德银和欧洲等银行业又是一道鬼门关,在欧债负收益时期配置的欧洲各国国债,已经是欧洲银行烫手的山芋。

其二,原油问题。

以沙特为代表的欧佩克在这场石油战争中遭到彻底的惨败,并不是败于原油的开采成本,因为沙特、伊拉克、科威特、委内瑞拉等产油国的开采成本远远低于美国、加拿大等非油盟国家。关于这一点,如松在去年的新浪博文中就已经分析并预见,石油战争打的不是开采成本,而是包括国家管理成本在内的综合成本。欧佩克的原油开采成本虽然很低,但国家的行政成本很高,最终造成综合成本过高,下图是德银计算的产油国2016年财政平衡所需要的油价:

由图可见,现在的油价距离俄罗斯等大部分产油国的财政预算平衡点很远,意味着低油价如果持续,这些国家财政破产和债务违约都将是最可能的前途,尼日利亚、沙特、俄罗斯等都面临着这一威胁。

而美国、加拿大等国家虽然原油开采成本高,但国家的管理成本低,国民经济的产业结构比较齐全,就使得原油在国际市场上具有竞争力。这一点在委内瑞拉和美国原油的对比上非常典型,虽然委内瑞拉的开采成本仅仅是12美元,而美国的平均值超过30美元,但到了今天,美国的原油生产却再次走上上升的轨道,而委内瑞拉的原油开采却不断萎缩,让出国际市场份额。

只要美国的原油生产运行在上升的轨道,欧佩克等产油国就无法达成任何冻产协议,因为这相当于给美国的原油生产企业做嫁衣,随着冻产的进行,产量下降,产油国的财政根本无法承受。

可惜,现在的市场恰恰是这样的状况:至9月16日当周,美国石油钻井总数为416口,创7个月以来新高,这只能说明,国际油价自从2014年中大幅下跌以来,美国原油企业通过技术进步改进成本的速度非常快。连欧佩克也没有预料到美国原油生产企业进步的如此快速。如果欧佩克和其他产油国冻产,只能让美国原油企业快速地扩大市场份额,而对于油价的影响很有限(很可能是短期脉冲),这将让很多产油国的财政陷入更深的困境,所以,他们很难有胆量真正减产,即便签订有关协议,也不会得到执行,因为财政才是命根子。

如今,沙特、俄罗斯的产量都在历史高位,虽然委内瑞拉、尼日利亚退出了部分产能,但伊朗的产能正在恢复,而美国的产量还在增长,供给依旧充沛,但这还仅仅是供给的压力;另外一方面,全球经济远远没有去年有关国际组织所预测的那么乐观(IMF预计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为3.1%),美国上半年的经济增长仅仅是1%;中国的经济增长虽然公告的数字是6.7%,但是,成品油消费税的大幅下滑,预示实际的原油需求很可能和GDP数字所表示的需求相距甚远;欧元区和日本的经济增长依旧非常低迷,这些需求因素才是原油价格的噩梦。7月17日,欧佩克发布报告认为,2016年世界对石油的需求增速为119万桶/天,而2017年增速会降到每天115万桶。这种美好的愿望基本不会实现,真实的需求状况可能才是原油市场真正的黑天鹅。

这会带来很多问题,沙特会不会放弃联系汇率?与俄罗斯和其他产油国开始残酷的汇率战和价格战?这种可能性非常大。如果这样,必定打击俄罗斯、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巴西、尼日利亚等国家的汇率,加重债务危机。尼日利亚在今年初即申请世界银行和非洲开发银行的援助,阿塞拜疆也已经申请IMF援助。尤其要关注尼日利亚和俄罗斯,俄罗斯的外债规模接近5000亿美元,而去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仅仅1.31万亿美元,卢布继续贬值很可能引爆外债危机,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欧洲银行敞口最大,所持俄罗斯非卢布债务约为1500亿美元,一旦俄罗斯违约,欧洲银行将风声鹤唳,再次处于风口浪尖。

如今的国际原油市场,不把那些低效的产油国清除出国际供给市场并短期无法恢复产能,国际原油市场就很难安宁;而一旦某些国家的产能被大比例强行驱逐,就一定带来债务违约,这是国际上最大的风险事件之一。

原油市场供需平衡的真正恢复,比原来预计的时间要长,或许就从主要的产油国债务违约开始,因为这意味着足够多的产能被清除。

更多 见地 文章
微信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或构成投资建议。欢迎媒体或公众号转载BWCHINESE中文网内容,请务必按转载声明要求转载,违者必究。


欢迎您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推荐进《读者有见地》,BWCHINESE中文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会员评论数据加载中,请稍侯...

更多

Business World, Business Wisdom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分享全球商业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