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 BWCHINESE中文网RSS订阅 腾讯微博 搜狐微博 新浪微博
BWCHINESE中文网

外媒:西方精英阶层不会轻易解体

来源于 BWCHINESE中文网 2016-11-18 星期五

把这些精英们选下台,几乎是不可能的。也许会有人员流动,但是精英本身是不会轻易解散的。
把这些精英们选下台,几乎是不可能的。也许会有人员流动,但是精英本身是不会轻易解散的。

推荐阅读

 

德国新闻电视台网站11月12日刊登题为《精英阶层不易解体》一文。文章摘编如下:
唐纳德·特朗普进行了一场针对美国建制派的竞选,欧洲的民粹主义者也发起攻击,尤其是德国选择党的弗劳克·彼得里、荷兰自由党的海尔特·维尔德斯或法国的玛丽娜·勒庞都跃跃欲试。在接受德国新闻电视台记者的采访中,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的政治学者拉尔斯·布罗祖斯解释了许多公民对精英阶层的仇视与敌意以及他们对制度更替的渴望。

精英日益招致民众不满

德国新闻电视台记者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特朗普的追随者们喊着“把她关起来”,这里的“她”指的是希拉里·克林顿。在德国,欧洲爱国者抵制西方伊斯兰化运动的信徒也呼吁“默克尔必须滚蛋”。这种对政治精英的公开仇恨从何而来?

拉尔斯·布罗祖斯答:这方面有多种原因:最近几年,西方社会的经济不平等有所加剧。许多人——不仅是那些深受这种不平等之苦的人——感觉被社会所抛弃。例如这表现在对政治机构的信心下降,同时社会环境凝固并彼此隔绝。我们对所谓“超级阶级”——全球精英的生活知之甚少。但是我们预感到,这些精英具有相当的影响力。这进一步加强了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的印象。商业和社交媒体不加区分以及花里胡哨的报道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问:那么“精英”的概念究竟如何理解?
答:我们至少必须区分政治、经济以及文化精英。从经典概念上讲,精英指的是那些拥有许多权力、对某些议题在社会辩论中能发挥更大作用及施加影响的人。现代及全球化精英与他们的国家或地区已经很少有关联。从字面上讲,世界就是他们的家。

问:美国社会学家查尔斯·默里将美国的强者描述为“一小群以前的优秀学生”,他们自我封闭在“有超级邮编的社区内”。这难道是指富人拥有的太多了?但是特朗普也富有,为什么他不受指责?
答:成为精英,不一定必须拥有很多金钱。这一点在文化精英那里尤为显著。特朗普表示,他的财富是他辛勤工作的成果。对于在竞选过程中民主党人“指控”他继承了丰厚的资产,他反应非常激烈。毕竟这是他“销售战略”的核心——他现在的地位是他经过艰苦努力取得的。因此当然要暗示,别人也能取得成功。

问:像唐纳德·特朗普或玛丽娜·勒庞之类的民粹主义者甚至算不上是上述的“精英”,尽管他们以前都是名牌学校的学生,而且家境富有。为什么他们就能成功呢?
答:对此特朗普只字不提。他只说:“我属于这一阶级。因为我属于它,所以我知道它如何运作以及有多腐败。因此我也能改变它。”同时他说,希拉里·克林顿也是该系统的一部分,但是她不愿改变它。

“政治正确”缘于多元社会

问:特朗普在其竞选中打破了许多禁忌,让建制派政治家们公开被考问。为什么这没有给他带来伤害?有些人认为,这甚至对他有利……
答:是这样的,特朗普事实上打破了许多禁忌,他侮辱妇女、媒体和少数族群。尽管如此,他还是能够赢得选举,这表明,这次美国大选人们对“政治照旧”,即延续通常的政策的不满有多深。另一项原因可能是,媒体世界越来越相互隔绝。我们在这里特别提到在社交媒体中出现的所谓“回音室”。在那里只听到符合他们自己立场的观点。

 

问:政治辩论越来越无所顾忌,尽管道德信徒继续坚持“政治正确”。难道后者在缓慢消失吗?
答:当人们观察上世纪50和60年代的政治辩论时,就会发现以前人们更多的是公开相互攻讦,唱衰对方,在职业生涯中也是这样。最近二三十年我们发现,人们开始更多地顾及各个方面,这一转变与现代社会越来越多元化有关联——奥巴马治下的所谓“彩虹联盟”也显示出这一点。特别是民主党越来越被定义为由少数群体组成的党,由此催生了一种特别受到控制的语言。

 

选举不会改变精英制度 

问:选举分析经常说,主要是那些“落伍者”或“可悲者”把票投给民粹主义党派。真正的问题难道不是精英们的趾高气昂影响了前者的投票决定吗?
答:我不敢肯定,在这次美国大选中,是否有这么多失去社会地位者和穷人投了票。总的来说,这次大选投票率下降。这也是完全让人感到意外的。与其前任米特·罗姆尼相比,特朗普甚至还丢了许多选票。那些已经失去了一切、对未来也没有多少期待的人实际上根本没去投票。但是那些担心他们本人或者他们的孩子境况会更糟的人,很容易受到特朗普这些口号的煽动——特别是那些中下阶层。

问:民粹主义者们认为,为了推动自己的运动继续发展,必须把这些精英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制度选下台。但是把他们选下台后会发生什么?难道不会突然再循环重复吗?
答:把这些精英们选下台,几乎是不可能的。也许会有人员流动,但是精英本身是不会轻易解散的。在历史上我们何时经历过精英的解散?只有在极为血腥的革命后。即便如此,新的掌权者也不会放弃这些“精锐力量”为自己服务。他们确实也具备一定的能力,例如懂得如何治理。很难放弃他们。

问:多数人还是希望这一(精英)制度崩溃。难道我们真的那么糟糕吗?
答:这不是一个“制度的崩溃”,而只是一个政策的变化。这在一个民主国家原则上是可能的。但是特朗普能否像他的选民希望的那样,在美国真正贯彻落实他的竞选主张,还很值得怀疑。因为对于作为表演者和企业家的特朗普来说,他似乎终究对政治内容缺乏兴趣。

更多 职业生涯 文章
微信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或构成投资建议。欢迎媒体或公众号转载BWCHINESE中文网内容,请务必按转载声明要求转载,违者必究。


欢迎您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推荐进《读者有见地》,BWCHINESE中文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会员评论数据加载中,请稍侯...

更多

Business World, Business Wisdom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分享全球商业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