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 BWCHINESE中文网RSS订阅 腾讯微博 搜狐微博 新浪微博
BWCHINESE中文网

特朗普的实体经济抓手是什么?

来源于 作者:供给侧经济观察 (微信号:SupplySideReform) 2016-12-22 星期四

特朗普的实体经济抓手及其对国际的连锁影响有哪些?这些挑战就必须引起人们格外的注意。
特朗普的实体经济抓手及其对国际的连锁影响有哪些?这些挑战就必须引起人们格外的注意。

本文将讨论特朗普的实体经济抓手及其对国际的连锁影响,而金融的放大作用可能使得文中所说的诸多逻辑被人们提前预期到,从而提前做出反应,使得本文所说的过程加速。因此,下面要提到的挑战就必须引起人们格外的注意。

特朗普的实体经济抓手:页岩油页岩气

特朗普当选后,主要的经济思路会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切入点应当具有成熟、可行且连带性强的特点。什么部门具备这些特征?自然就是油气部门,主要是近十年来新兴但一直被政治打压的页岩气页岩油部门。

页岩气页岩油行业,真正商业化试运作始于2007-2008年,也就是金融危机爆发时。当时中文世界曾有少数嗅觉敏感的人士率先提到这一点,曾经预言这会改变世界。这是美国在实体经济领域近期一次真正的革命性创新。但是,由于它犯了民主党及其利益群体的大忌:属于排放二氧化碳行业,所以一直受到政治打压。所以,页岩气页岩油有如下特征:

1、运营公司都是原来遍布美国的独立石油公司(野猫型小企业),是个完全竞争市场。这些企业原来和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这些美国巨型石油公司都没法比的,经过页岩气页岩油这一波有些公司成功了,有被巨头收购的,有一度成功后来被淘汰的,也有成为中型规模的(由于这类公司股权相对集中,则企业主此时已经进富豪排行榜了,大陆能源公司的Harold Hamm就是这么发家的);

美国开采页岩油页岩气的都是像Gulfport这类名不见经传的公司。

 

2 、由于都是小公司,开发又需要一定的资金(中等规模),又有风险性,又不是互联网那种能忽悠来风险投资的领域,所以需要依靠银行但银行也不是很乐意。所以要依靠垃圾债券(利息率10%以上)来融资——注意这可是在2009年以后美联储已经把基准利率调到零利率的情况啊!同时,由于输气管道修的不够,这些页岩气没法出口只能扎堆甩卖,所以价格特别低。很多说页岩气行业是毁灭价值的文章,其实只是不考虑上述背景——极高财务费用和极低气价而做的轻率断言。一旦上述因子变化,整个情景完全不同。

美国本土原油钻井统计,2009年之后增加的主要是页岩油,2014年下半年跳水,直到2016年年中站稳开始重新上升

3、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页岩气进而页岩油行业也都慢慢站稳了脚跟。2008-2014年,该行业在社会舆论争议中技术不断进步,日新月异。到2014年年初,油价暴跌,页岩油行业一度出现减产的情况,甚至有分析家认为当时该行业的垃圾债券违约将引发新一轮金融危机——但事实证明并没有什么危机。到2016年下半年,页岩油的产量和钻井数开始复苏,而页岩气也在2016年3月以LNG形态出口(目的地是巴西),到2016年11月已经实现美国天然气净出口。

在这种内部草根强人对抗的环境里,一定会进化出很有竞争力的行业集团。可以预见,未来的路径必定是:充分竞争的行业不考虑沉没成本,只要运营成本上划算,就会增产。其结果,行业利润率并不太高,甚至可能很一般,还会在分布上呈现有的企业盈利有的企业亏本并淘汰的动态局面,但这种行业很有潜力,会实现宏观上快速的进化。这从该行业的一些上市公司就能看出来。


 

下为几个页岩气开采公司和工具公司的股价走势,很说明其中的优胜劣汰,该公司曾经是页岩油气领域重要的玩家,因为负债太重而开采不足退市

切萨皮克这家知名的页岩领域公司也处于刚刚复苏的状态,下面这家就是知名的特朗普能源顾问Harold Hamm的公司:

这家企业卡隆石油也在竞争中逐渐脱颖而出

页岩油页岩气行业符合特朗普执政口味且带动链条长

这种充满牛仔精神的行业当然是特朗普抓经济的绝佳切入对象!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可以概括为:减税、崇尚竞争。减税,帮了这种靠实体经营盈利的行业大忙;放松管制:过去民主党压迫你不让你开工不让修管道的条条框框没了;放松金融管制:允许乃至鼓励金融行业用各种手段支持这个行业的投资及相关基建。

当前,这个行业正好面临几个需求:页岩油方面,长期被奥巴马当局压制的Keystone XL输油管道是相关基建,得到特朗普支持——有趣的是特朗普能源顾问,页岩油大亨Harold Hamm并不认为这是必要的——主要是怕引起过剩损害了自己的利益(此人曾被作为能源部部长候选人,不过他不感冒,声称还是要以事业为主,如特总统需要他他可以随时提供建议),这也反映了强人互相之间都是不买账的。

页岩气方面,天然气的管道是不够的,尤其是要进行出口,需要相应的液压装置及存储装置,这是一系列基础设施投资。而这些基础设施投资的盈利性较强(美国国内外天然气的巨大价差足以满足加工成本及参与基建投资的金融利益集团的需求)。可以想象未来会发生什么:金融管制放开主要将瞄准天然气相关基建,而后可能可以成为证券化等各种操作的材料,而一旦基础设施网络形成,天然气定价又成为大宗商品的一个重要生意(目前天然气没有像石油那样的交易所定价机制)。

相关行业的潜力从Harold Hamm的表态可见一斑,他说现在美国完全有能力通过页岩油把石油产量翻一番,达到2000万桶一天(沙特一般产量在900万桶左右,目前为1072万桶),这可不是在说笑话,这是该行业最有潜力的大陆能源公司的见解——只是因为不希望出现价格暴跌而不这么做而已。那么可见,未来美国本土油气产量一定处于一旦超过某个临界线就大产而将价格压低的状态。这个标准目前看在60美元左右,而且可能随着技术的进步而进一步降低。除了页岩气以外,其他领域的基建是比较难调动私人资本的,从特朗普团队当前的原则看(想搞基建又不想财政出钱),能做的也就是这一板块。

 

国际油气行业恢复成为科技引领的行业

页岩油页岩气行业持续成长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我们知道,因为诸多原因,美国实体经济行业在过去二十多年里陷入了停滞。而任何实体经济产业,一旦陷入技术停滞,就会变成拼资本体量的公司,能撬动金融资源的人就会称王。在油气行业,这就表现为变成一种“资源型”公司。

油气行业从80年代初起低迷了近20年后,在2002年之后借助中国经济的黄金时代迎来了高油价时期,然而这一时期主流油气公司技术并没有显著提升,于是行业讲究谁占有资源多谁为王,事实上是养活了海湾一批王室控制的石油公司,而开采技术则经常外包给各种油服公司、操作作业公司去做。总体上油公司地位高于油服-技术公司。(主要技术进步凸显在勘探领域,该领域在信息技术进步下数据处理能力有很大提高)。但这种生态结构对行业进一步发展是不利的。

页岩水压压裂开采+水平井等技术的爆发,相当于恢复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石油工业刚刚发展的前五十多年的局面,即技术不断进步。2016年底,GE公司收购老牌石油装备和服务公司贝克休斯公司就是基于这种战略考虑:贝克休斯公司由于多年的行业停滞,也已经变得技术老化。GE公司以贝克休斯公司为平台,不断收购中小型石油开采技术公司,使之焕发第二春。

进一步看,世界可能成为美国的页岩油页岩气能源体系和中国的电力(上游可能是火电、水电、核电)体系两大能源体系。当然美国的天然气也可以拿去发电,但美国的交通系统不会依赖电力,而中国由于先天地质构造的原因,发展页岩油页岩气没有美国那么方便,中国本土就必须发展依赖油气以外动力来源的交通系统,这就是新能源汽车、电力为支撑的轨交,因为中国的煤炭和水电资源都不少,而且可以用特高压把新疆、哈萨克斯坦等地的煤炭资源用起来。在中国的影响范围之内,很可能出现中国本土依靠电力,但受中国影响力辐射的中小国家仍然进口美国出口的油气的情况(当然自身也依靠煤炭和水电发展电力)。

 

当然,在这种夹缝之中,美国的电动车行业会怎么发展就不得而知了。可能会作为加州富人的宠物而继续存在下去,但美国的经济复苏主力不太可能和特斯拉这种公司有关联。

在科学依据上,特朗普也必定有所动作。特朗普当选后曾造访纽约时报,提到对民主党主推20多年的气候变化问题持开放态度(open minds),一些记者就以为他要让步了。错了,特朗普的open minds是对他叔叔任教的MIT老一辈大气物理学家(地位大概类似于我国竺可桢)及上一个十年的关键新兴科技人士(如涉及“气候门”丑闻的“丑闻审查者”)打开open minds。这就意味着十年前的旧案(该旧案最后导致2009年“气候门”)要重审,其威力可能震撼世界。这很有可能在2017年年底前发生。如此一来,页岩油气产业彻底没有“道德包袱”,大干特干。

美国的页岩油页岩气将引发海湾国家剧变

由此可见,美国页岩油气行业发展,将把国际能源价格锁定在一定价位之下。所以特朗普当选后一些金融分析师鼓吹的“滞涨”很不靠谱。至于其他大宗商品涨不涨,可以预期,石化下游衍生产业链也很难起来。而其他黑色、有色金属产业链,不受上述油气资源因素影响,有待下一个大的需求出现,目前来看印度的大繁荣还有待时日,美国基建能不能拉动,还要看具体政策的落地情况。

然而页岩油气的发展足以让国际政治经济产生重大变动。其起始点便是中东海湾国家,尤其是海合会君主国。要害在于国际石油乃至天然气(LNG到岸)价格将无法回到21世纪头10年曾经达到的高位,这意味着产油国过去十多年的繁荣一去不复返。海湾君主国的石油开采成本比页岩油低(但未来差距会逐渐变小,另外卡塔尔天然气开采成本未能和页岩气竞争),但决定其命运的是财政平衡所需要的油价多处于80-110美元之间,这目前大大高于页岩油气“闻价大增产”的临界线,而2007-2014年上半年,国际油价除2009年的短期下跌外,一直在这个水平之上,所以当时页岩油气也在发展但还没有威胁海湾地区。过去十多年黄金期,海湾君主国没有做任何改进产业的措施,而人口不断增加,形成的都是寄生性人口。因此,海湾君主国除能源、部分石化和少量水泥等简单工业品外什么都不生产,大量物资依靠进口。

 

进口后的盈余则通过种种形态部分汇入国家手中,成为中央银行的外汇资产(或新设机构建立主权财富基金)。这就使得海湾国家的财政、外汇储备、外贸、国内货币流动性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沙特等国事实上是类似香港的货币局制度。在上升期,油(气)价高,贸易顺差很高,外汇储备(或主权财富基金)膨胀,国内基础货币充盈(均为绑定美元的固定汇率制),货币自发宽松,银行给房地产贷款宽松,财政盈余,国民福利较高,迪拜等地产火爆,另外在当地干活的外籍劳工向母国汇回侨汇。在下降期,全部逆转过来,财政赤字、贸易赤字、外汇储备(或主权财富基金)收缩、国内货币银根自发收紧、商业银行需要央行临时贷款补充流动性、若干国家可能破天荒的发债或寻求出卖国有资产、迪拜地产价格下降、外来劳工开始解雇回家、国民福利削减。

如此维持三四年,全世界都会看到这些国家的外汇储备稳步下降(沙特里亚尔、卡塔尔里亚尔这些货币在下行期不具有国际支付能力),可以推算出哪一天耗尽——而在这一理论日期到来之前一年多,很可能对其国际信心就崩溃了,国民势必挤兑美元,使得这些国家一夜放弃固定汇率,货币危机爆发,进而陷入货币贬值+社会动乱不断恶性循环的陷阱。事实上,上述前景已经在比较边缘、比较贫穷因而比较脆弱的非海湾产油国应验:非洲的尼日利亚、安哥拉在2015年以后货币大幅贬值(尼日利亚奈拉从155换1美元掉到490换1美元,安哥拉宽扎从73换1美元到现在490-650换1美元),社会动乱(安哥拉社会秩序迅速恶化,尼日利亚三角洲游击队再次闹事)

与美国页岩油气的草根牛仔们相比,养尊处优多年的海湾诸王国的领导群体,眼界、能力和系统观差的不知到哪里去。即便是其中最老谋深算之辈,比如迪拜酋长穆罕默德-马克图姆,卡塔尔王妃Mozah,沙特2016年上半年之前的石油部长等,也只是在繁荣时期善于理财,能够打理城市国家的人,并无应对系统性危机的能力。而今日海湾命运的核心很大程度由一些冒险的年轻人决定。代表便是沙特第二王储穆罕默德-萨勒曼(小萨勒曼)。沙特在2015年初经历王位变更后,新任国王萨勒曼面临二三代交接的新问题,刻意培养自己的儿子,希望最后传嗣于他。目前小萨勒曼掌握军事、经济、能源部门诸多大权,但一年多来执政记录实在不怎么样。

 

2015年搞军事,在叙利亚支持反对派,被俄罗斯-伊朗击败,亲征也门,被非正规军打的稀里哗啦;2016年搞经济,从麦肯锡高价买了一个不知所云的“沙特愿景2030”报告,图案做的很漂亮,就是落不了地。说是要把沙特的财政从石油税费变成投资收入,但投资从何而来?现在说是把沙美石油公司拿去上市,从国际投资者拿1000亿美元过来(中国机构免不了贡献点血),然后又在高位投Uber35亿美元,再给了孙正义450亿美元成立“软银视野基金”,孙正义转手到美国向特朗普效忠,宣布要在美国“投资500亿美元”,其中能到位的钱先从沙特这笔钱里出。可见这小萨勒曼仍然在加速消散其储备财富。“沙特愿景2030”过分强调新能源、女性、社会改革等并非头等重要或缺乏成本核算的改革方案,这种改革前景可想而知。


执掌沙特大权的小萨勒曼及其2030愿景中各种“高大上”目标(包括国民锻炼)

当前的中东版图,形成于1914年一战末,正式成型于20-30年代。一百多年来,凭借海湾的石油,勉强给中东止住了沉沦,甚至一度成了世界土豪——但中东真正的文明中心:埃及-伊拉克、伊朗、土耳其一直不算富裕甚至贫穷。这样一种结构是不具有自生能力的。一旦石油不再高价,人口又超出承受界(1971年以前低油价及80-90年代低油价时期海湾人口尤其沙特少得多),其结果是爆炸式的。

沙特本国当年也是部落的联合,是与拉希德酋长国先后占据阿拉伯半岛内陆,在20年代初最后灭掉拉希德酋长国 ,再转而灭亡哈希姆家族的汉志王国(穆罕默德传人)后,经由英国人承认,最终确立版图的(之后就发现了大量石油)。如果全面动荡,东部什叶派,其他内陆各部落和汉志地区的人一旦不服,出现大规模变动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海湾国家剧变对国际政治经济产生连环影响

沙特为龙头的海合会国家发生大的动荡,肯定产生连环影响。这些国家雇佣了大量海外劳工,他们的侨汇是其母国的重要外汇来源。海湾动荡,劳工就会大量解雇并返回这些发展中国家,一来外汇来源中断,二来增加就业压力。海湾国家的劳工主要来源地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印尼、菲律宾、埃及、埃塞俄比亚及一些阿拉伯穷国。其中,印度、菲律宾经济处于起飞初期,出口型劳动密集型企业对人的需求较大,可能可以比较平缓的吸收回国劳动力,而且较低的国际油气价格将成为这些国家的福音。

而巴基斯坦、埃及等国,政情复杂,经济并未起飞,吸收就业能力有限,可能产生较大的社会动乱风险。孟加拉等国,本来经济相对不错,但可能受大量返国劳工冲击。尤其要注意的是,这些劳工在海湾尤其是在沙特,只要皈依了瓦哈比教派,就会得到优待,成为小头目。

这些皈依了极端教派的人回到母国,很可能成为极端宗教闹事的来源。另外,美国成为国际能源出口国后,势必按照美元定价,按美元收钱,则在经常项目上过去多年的美国经常项目赤字就可能逐渐逆转,同时对国际美元流动性产生收缩影响。这会使得国际上出现美元“稀缺”。大批发展中国家货币将长时间对美元有贬值压力。此外,还有一个因素,即粮食问题,未来一段时间,世界可能进入气候变冷的周期,对农产品有减产的压力,那么减产带来的美元计价的粮价上涨压力可能对冲成本降低带来的粮价下降动力,再加上发展中国家货币对美元长期存在贬值压力,可能以本币计价的粮价持续上涨,加剧发展中国家民众的压力,社会动荡可能再加一把火。

如果海湾为核心发生动荡,一带一路的中间主要部分势必出现大的黑洞

事实上,还等不到美国大规模成为能源出口国,上述连环压力就有可能通过美联储连续升息及美联储缩表对世界金融市场产生影响。这一点现在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当前众多发展中国家的局面,和2014年之前仿佛两个世界。由此看来,以海湾为中心,整个西亚北非可能陷入长期的动荡和战乱,这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当然是不利的。

事实上,站在三年后回顾,中国的“一带一路”正好是在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大变动(以2014年俄罗斯合并克里米亚诱发油价战争,国际油价跳水开始)之前提出来的(2013年9、10月),当前我们承接倡导的理念,还带有21世纪初黄金十年尤其是黄金时期的末期,新兴市场国家(如俄罗斯、巴西等)相对地位较高时的时代印记,我们要清醒的看到,那个时代正在消逝,根本原因很简单:在过去的美式全球化最巅峰十年里,只有中国是真正崛起了(工业、技术、人才综合实力),而其他国家,无论是海湾君主国,还是其他新兴市场国,都是被中国带起来的,中国现在一是要强身健体,尽快洗去最近几年的泡沫,一是要准确拿捏其他邻居的能力,做好准备免得被拖下去。

更多 评论 文章
微信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或构成投资建议。欢迎媒体或公众号转载BWCHINESE中文网内容,请务必按转载声明要求转载,违者必究。


欢迎您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推荐进《读者有见地》,BWCHINESE中文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会员评论数据加载中,请稍侯...

更多

Business World, Business Wisdom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分享全球商业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