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CHINESE中文网

揭秘金融“第一黑帮”:百位归国精英,圈下金融半壁江山

来源于 一本财经 作者:零和 2017-09-05 星期二

03 数据崇拜

在Capital One,“数据驱动”贯穿了所有的毛细血管,不论是人员招聘,还是组织架构。

而所有产品的推出,更是将“数据说话”,推到了极致。

当时刚毕业不久就加入Capital One的周静,也被公司内部系统所震慑——整个公司,就如巨大的创新机器,每一个小部门,就相当于是内部创业的小团队。

"只要你有idea,且有数据论证可行,就可拉动全公司的资源和人力,开始推进”,周静称。

而基于数据的测试和学习(test and learn),是Capital One这个创新机器内部,轰隆作响的发动机和心脏。

"我们几乎每个月就将全美国人的数据,刷一遍,去找潜在客户,开发新产品,或迭代原有产品”,黄爽称。

上一个新的产品之前,Capital One会将同一个客群,分为数百组,针对不同组的客户,营销不同价的产品,来测试接受度、坏账率以及利润,从而选出最优方案。

就如在一片土地上,撒下不同的种子,等待发芽开花,并挑出最优品种。

“每天,Capital One都有上千,甚至上万组这样的测试在进行”,曾在Capital One担任统计部资深总监的刘志军称。

测试的细节,细到什么程度?

“你发信的时候,是粉红色的信封还是粉蓝色的信封,给客户的邮件,是需要签字还是不要签字等等,都要去测试,看反馈的数据来决策”,周静称。

一旦产品被数据反复验证后,就进入“审判”阶段。

在一个偌大的会议中,台下坐着Capital One整个公司的业务负责人,“你要像律师一样上台,用事实和雄辩去征服他们”,黄爽将其称之为“上庭”。

这个过程让黄爽感觉无比刺激,同时紧张万分,“你的产品要有漏洞,在台上会被问死”。

一旦通过了“审判”,公司这个创新机器就会全力发动,调配所有资源,唯你所用,推动你的产品。

这简直是一场场的智力赛跑。

“2003年之前的Capital One,不像一个金融公司,更像一个互联网公司”,黄爽称,公司就如大学校园,大家都不修边幅,明显的“学术校园风”。

“当时,公司最爱提的口号是reach for the star(仰望星空),不断追求,不断超越,身边环绕的青年才俊们,挺吃这一套”,黄爽也曾被这句话,搅动得热血沸腾。

“你失败了,没有关系,公司可以为你的失误买单,不需要接受惩罚”,陈曦称,但你要承受无法“仰望星空”的压抑和自责。

“好几个月不开张,你会很紧张”,黄爽称,你会害怕“穿西装”。

只要业绩表现好,在Capital One你就会有一项特权,你可以随意穿便装,那些天天穿着夹脚拖鞋、大裤衩的人,仿佛带着满身勋章,说明他们业绩斐然。

但如果你天天穿着西服打着领带,“就有点让人抬不起头了”。

在这里,激情四射的竞争文化,浇灌着每个年轻人的心;而对试错的包容,让他们肆意成长。

几乎每一个人,都被那段激情岁月刻下“烙印”,并将伴随一身。

而正是靠着这群人的反复试错,Capital One诞生了非常多的创新产品,比如信用卡返点——任何消费的刷卡,都有2%的返点。

“每单刷卡都返点,怎么可能赚钱?当时所有的银行都想不明白,因为刷卡的手续费都比2%要高”,刘志军称。

但Capital One怎么可能做赔本买卖?

“其实是可以挣钱的,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当月还清,有一部分会因为还不上而产生利息”,刘志军称,Capital One通过大量数据测试,计算出其中“还不上人”的概率,从而设计出这款产品。

“在Capital One,对数据,是如宗教般的信仰,根深蒂固到每一个细节,每一条毛细血管”,李英浩称,这是Capital One遥遥领先的基因密钥,也是其一次次躲过危机的潜在原因。

创业就如最危险的棋局,每一个棋子都落对,“几乎从未犯大的错误”,不可能都归结于幸运。

在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之前,正在做房贷的Capital One监控到数据异常,“尽管市场对于房贷,已疯狂得一塌糊涂,但数据不会撒谎,公司果断卖掉了房贷业务”,李英浩称,正是这个举动,让Capital One避免次贷危机的致命伤害。

正是靠着“数据崇拜”,Capital One安然度过了史上最大的金融危机。

微信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欢迎您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推荐进《读者有见地》,BWCHINESE中文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或构成投资建议。欢迎媒体或公众号转载BWCHINESE中文网内容,请务必按转载声明要求转载,违者必究。

会员评论数据加载中,请稍侯...

热门文章

更多


评论更多

Business World, Business Wisdom

扫描关注